Wednesday, April 30, 2014

化工厂污水直排湘江,怎能圆东方莱茵河之梦?



化工厂污水直排湘江,怎能圆东方莱茵河之梦?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环境频道   2011-11-10
为厂区上方烟囱林立
为废渣堆积 
为废渣堆积的附近,没有固化的水池
[NextPage]

为工厂内流出的污水导致地表变成黑褐色

透过破损的管道看到工厂排出的废水 

为还在冒着热气的绿色废水
[NextPage]

为污水处理池中的污水 

为经污水处理后达标排放的出水口

为玉兔化工湘江码头排水口 
[NextPage]

为玉兔化工
湘江环抱,耒水穿境。素有雁城“东大门”之称的湖南省衡阳市湘江东岸的珠晖区应是山明水秀,生机盎然,百姓怡然自乐。近日,我们却接到群众投诉,位于衡阳市珠晖区的玉兔化工厂严重污染周边环境,惨不忍睹!为此,我们于20111018日驱车前往。从我们的调查取证分析,群众反映的化工厂环境污染问题大部分属实。 
废烟废气排入大气
到达实地后,远远地便看到高耸林立的烟囱冒着浓烟,在秋日明朗的天空作为背景的映衬下,特别的醒目。走近,发现这玉兔化工紧挨着湘江。在这里,感受不到清新的空气,却是弥漫着刺鼻的味道。 
钛白粉的制作方法有两种,硫酸法和氯化法。从现场浓重的硫酸气味,排出的高温废水,基本可以判定,玉兔化工是采用前一种生产制作方法。
所 谓硫酸法,就是将钛铁粉与浓硫酸进行酸解反应生产硫酸亚钛,经水解生成偏钛酸,再经煅烧、粉碎即得到钛白粉产品。硫酸法的优点是能以价低易得的钛铁矿与硫 酸为原料,技术较成熟,设备简单,防腐蚀材料易解决。其缺点是流程长,只能以间歇操作为主,湿法操作,硫酸、水消耗高,废物及副产物多,对环境污染大。 
可以初步判定,化工厂的废烟废气是排入了大气中,那么生产过程中消耗的大量水、产出的大量废物又是怎么处理的呢?
废渣堆积于山野 
在 工厂不远处,堆积了大量的生产废渣。这使得旁边的两个小池塘的水和土壤都呈褐红色,触目惊心!其中,上方靠近废渣的池塘,颜色更深。而这两个池塘是没有经 过任何池底固化的,废渣所污染的水可以肆意渗透。下边的池塘有一个出水口,据悉,通过这个出水口,水可以直达湘江。而我们在现场看到,池塘的泥泞和污水已 接近口子,只要稍降雨水,这些污水便可以溢出。
对于这成片堆积的废渣,玉兔化工综合部杨经理称:这是遗留问题。 
据悉,玉兔化工厂原来是衡阳市钛白粉厂,2002年承包建厂成为民营企业。这就是杨经理称遗留问题的缘由。污染的善后处理,我国虽然没有法律强制实施,但在2008年,环境保护部发布了《关于加强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意见》(环发〔200848),对土壤污染方面的善后治理进行了规定,“造 成污染的单位已经终止,或者由于历史等原因确实不能确定造成污染的单位或者个人的,被污染的土壤或者地下水,由有关人民政府依法负责修复和治理;该单位享 有的土地使用权依法转让的,由土地使用权受让人负责修复和治理。有关当事人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是不得免除当事人的污染防治责任。”
暂且不论工厂在承包后有没有继续使用这块土地进行废渣囤积,仅作为当地的大型民营企业,怎能逃避企业的责任与担当! 
装暗管、裸排——向湘江排污
[NextPage]
江岸,一条破烂不堪的渠道里,正有大量的水向江边流淌。透过破损的渠道表面,冒着腾腾热气的绿色污水赫然呈现在我们眼前!编导随机进行抽样取证,在这过程中,只觉得眼睛刺痛难忍,随后的数小时内人都处恶心、胸闷的不舒服的状态。 
显 然,这生产废水中还有太多的污染成分。这些水正在流向何处?毫无疑义,就是湘江!江边,还有白色粉状物的沉积。只是在江边寻不到排污口,我们不得不怀疑: 这里安装了暗管。而化工厂,也避免不了通过暗管偷排的嫌疑。且在工厂附近,还有一处地表污秽不堪。显而易见,是工厂内流出的污水导致地表变成黑褐色。
随后,在杨经理的陪同下,我们进入工厂内。厂区内机器轰隆作响,据工作人员说:化工厂一共有5个 污水处理池,而我们在现场看到其中两个没动。处理池旁边还设有压榨机,工作人员称是把污水抽上去放在压榨机里进行压榨,扎完出来的清水循环利用,多余的清 水外排。当我们对生锈(还是布满黄色污垢?)了且处于干的状态的压榨机质疑是否有使用过时,工作人员说今天早上六点多就是用过,而当时九点,仅仅两个多小 时,这台庞大的压榨机就早已烘干么? 
在 现场,我们看到一条连通污水处理池底部的横向管道正在排水,工作人员说这是处理后的多余清水就直接排出去了。我们顺着管道走到管道的出口,却惊奇的发现排 出的都是黄色的污水。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些水还会经过一道沉淀,有一层沉淀网,至于沉淀后的水最终排到哪、沉淀的污秽如何处理,工作人员只字未提。更富有 有戏剧性的是:这时候,污水瞬间停止了排出。
一条暗管、一条裸排通道、两池废渣堆积的污水,都直接排向了我们的母亲河——湘江! 
迢迢湘江水,毕竟东流去。掺杂了大量污水的湘江水,已经、正在、即将贻害多少无辜百姓?湘江早已负荷累累,她早已不能用自净的微弱力量来处理这些夜以继日的污秽。所幸,她没有被忽视:湖南省省委书记周强提出:把湘江打造成东方的莱茵河。为此,未来几年,将有超过3000亿元用于湘江流域的综合整治。可是,如果都像玉兔化工这般,违反环境保护法,在政府着大力治理湘江环境的同时,一如既往的向湘江排污。那么所有付出的人力、物力、财力,如何逃避付出东流的结果?东方莱茵河之梦,何时才能实现?
在了解了相关情况后,我们和当地环保局取得了联系。此事的进展,我们还将继续进行关注。

湖南邵阳市两家造纸厂排污情况实地调查



湖南邵阳市两家造纸厂排污情况实地调查
时间:2011-12-06 10:08来源:网络导报作者:张永红
有网友前不久反映,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罗市桥加油站附近有造纸厂长年向外排污。网友的反映是否属实?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记者赶赴邵阳进行实地调查。
村民指造纸厂排污  污水处理设备空置
刚到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罗市桥加油站,记者就在加油站附近的河面上发现了大片泡沫。走近后发现,这些泡沫出自一个排污口,污水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排出,大片的泡沫围堵在排污口周围,泡沫中隐约显现出红色。
泡沫是东升造纸厂排出来的,这家企业长期都是这样排污,晚上排得更厉害,河面全是泡沫。在附近田里干活的老大爷告诉记者。对于村民的说法,东升造纸厂并不认同。该厂一位谭姓负责人告诉记者,东升造纸厂排出的水都是达标水,并未超标。
不过,记者却在东升造纸厂的污水处理系统处发现,该厂所有的污水处理设备都处于停止状态。所谓的在线监控设备架上,只有一个空架子,未发现任何监测设备。记者提出要查看污水处理设备近期的运行记录,上述负责人仅提供了59月份的运行记录,并称其它时间的运行记录找不到。
造纸厂排污有规律  白天少晚上多
记者打电话到邵阳市大祥区环保局反映情况,电话无人接听。随后记者驱车至环保局,说明来意后,环保局段()副局长感到很惊讶,表示他们前两天才查过东升造纸厂,并未存在排污情况。之后,他带人和记者一起前往东升造纸厂了解情况。
然而,当记者和段副局长一行再次来到企业时,却发现了不一样的状况。记者之前看到的停止的设 备,现在已全部正常运转;此前找不到的运行记录,现在也全部找到。更想不到的是,当环保局的段副局长向企业负责人询问环保设备是否一直处于正常运行状态 时,该负责人竟称该设备一直处于运行状态。
段副局长表示,要想知道是否超标排污,必须要监测站的人取水样、做化验之后才能得知,我们现在取的水样没用。他还建议,监测站、环保局、记者和东升造纸厂,可以一起约个时间取水样。于是,对于东升造纸厂的污水排放检查,暂且告一段落。
检查活动结束的第二日凌晨5时许,记者又来到造纸厂排污口,却发现仍有污水从排污口排出,并伴 有难闻的气味。早上7点左右,污水排放量有明显减少。第三日,记者再次来到排污口蹲点,所见情况依旧。经过三天两夜的暗访,记者发现排污口有一个排污规 律:白天污水排放少,晚上污水排放多且泡沫含量高。
出乎意料的是,在调查东升造纸厂排污问题时,记者还意外发现,东升造纸厂对面的一家造纸厂,也存在对外排污问题。而这家造纸厂的污水主要是通过厂外路边的排水沟一直流到桥下,最终排到河里。而这家造纸厂排出的污水呈现黑灰色。
市环保局调查排污企业  化验结果难知
鉴于邵阳市大祥区两家企业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偷排行为,记者来到邵阳市环保局,向邵阳市环保局主管监察的蒋邵斌副局长反映情况。蒋邵斌副局长立即打电话通知区环保局段副局长和监察支队的相关领导,并叫来监测人员陪记者一起到涉及的排污企业进行查看。
记者及监测人员首先来到了东升造纸厂对面的造纸厂,这家造纸厂叫鸿福纸业。据了解,这家企业早在半年前就已报停,且现在仍处于报停状态。既然处于停产状态,那为何又会排污呢?
对此,区环保局段副局长告诉记者,此前造纸厂曾给区环保局打过电话说要复产。既然是复产,那么,是否需要办理相关手续呢?段副局长继续解释说:企业这种停产情况是因为企业的生产原因报停的,不是因为我们要求整改报停的,所以不需要办复产手续。
而在查看企业污水处理设备时,记者发现,这家企业的污水处理设备基本处于报废状态:所有的设备上都生满了锈斑,生化处理池几乎全部报废,造纸废水池里干燥见底,安装的在线监控设备,看上去也已很久未用。
大祥区环保局段副局长随后表示,对于企业存在的偷排行为,会根据《水污染防治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处所交排污费一至三倍的罚款,具体数额要等上报后才能决定。

湖南邵东非法采锰乱象:“一晚上不见了一座山”



湖南邵东非法采锰乱象:“一晚上不见了一座山
2011122616:20 来源:中国新闻网


  袁胜良介绍,九龙岭镇非法采锰由来已久,从最初零碎地捡到用锄头等原始工具偷挖,如今则是动用了大型挖机公开疯狂盗采。

  一个晚上能获利二三十万元(人民币)袁胜良说,现代化式的盗采一个晚上就能使一座山消失。姚伟期补充说,刚走过的路原本是不存在的,是非法分子为方便运矿随意挖的,三五天不会走同一条"",哪里有矿就在哪里开路。

  更可怕的是,一座座废旧洗锰液形成的塘坝,遇上暴雨随时都有垮塌的危险,附近的百姓将面临灭顶之灾。袁胜良说,整治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据统计,整治前该县九龙岭镇和魏家桥镇非法采锰点就达110个,139人非法采矿,破坏耕地91.7亩、林地1458.3亩,损坏水利设施15处,造成尾砂坝31个。

   201011月起,邵东县进行了一场非法开采的整顿风暴。当年1114日在九龙岭镇召开整治现场会议,县委书记周国利表示要彻底将非法开采 脚踩死,县长艾方毅亲任整治组长,会后15日凌晨挂帅指挥200多名干警上山拘捕非法开采分子,袁胜良带着被子住进九龙岭镇……“坚决打击非法采锰 《致广大农民朋友的公开信》等横幅和公告,一时间贴、挂满了该镇。

  如今,阮祥斌体会到了整治后的成效,以前晚上上百台的运矿车经过家门口,轰轰声让人难眠,现在能听到鸡叫声了。

  据介绍,目前邵东县彻底关闭了110个非法采锰点,捣毁工棚、洗砂设备和水电设施45处,16名非法采锰主犯悉数到案,2名镇干部被立案查处,11名村干部就地免职,行政处罚42人,刑事立案13人,追缴800多万元人民币的非法所得。

  临走前,阮祥斌告诉记者,1223日他要到离家20多公里外的县人民法院,参加4名涉嫌非法参与采锰村干部的宣判,而之前他旁听了3场庭审。这关乎自己的切身利益,看看政府是不是动真格的,要监督政府把事办好。当日,4名村干部分别被判13年不等的刑期。
 

Web Site Hit Counters
IBM ThinkPad